首页 > 文学

延安随想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10-25 08:42:29 编辑:张立慧

赵炳庭

  延安,陕北的一块平凡的黄土地,历史却使其成为一块圣地。在这块土地上,有宝塔山、延河水,有一排排窑洞,有清香的小米……从1935年到1948年的13年间,中国革命曾在这里落脚,被小米和延河水喂养着壮大,然后走向成熟,走向全国,走向胜利。

  不禁想,这一块与繁华都市格格不入的苍凉土地,苍凉土地上这小小的山城,山城外这小小的山沟,怎么就在那血与火的年代里,竟承诺起了那么多历史的重托呢?

  汽车经过一路的长途颠簸驶进延安已是晚间,看到并不宽阔但十分干净整洁的大街上,灯火璀璨,高楼林立,呈现出一派现代都市的繁荣景象。在一片灿烂的城市灯火之中,抬头仰望远远的宝塔山上的灯火,柔和的灯光完美地勾勒出梦幻的塔形,间或光芒四射,璀璨生姿。一种涌动着的激情就被这绕塔而明的灯火点拨得燃烧了起来。我不禁想起贺敬之《回延安》中的诗句来:“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千声万声呼唤你——母亲延安就在这里!”

  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已成为一种精神坐标。

  走近“鲁艺”旧址,一座城堡式的大礼堂出现在薄薄的烟雨之中。一排排依山而筑的窑洞,檐顶上杂草丛生,门扉紧闭,这就是当年“鲁艺”的教师和学员居住地。伫立窑洞前,一幅清晰的画面浮现于眼前:一群充满热情的年轻人生产归来,吃着小米饭,唱着嘹亮的歌声,爽朗的笑声落到水上,使得延河水也似在笑。这些有激情有理想的青年,他们的手都被锄锹的木柄磨起了老茧,那可是惯拿调色板、拉着提琴弓子伴奏、经常不离木刻刀、洋洋洒洒下笔如有神的手。正是这窑洞,铸造了一代新中国的创业人;正是这小米、延河水,养育了一代创业人的心身和魂魄。因此,这里的“风景”就更值得留恋。这种高贵精神的辐射,填补了自然界的单调、疲乏。

  伫立窑洞前,我禁不住思潮汹涌。这方水土,这份真挚情感,在美酒的作用下发酵,升华成天才的灵感,在笔下涓涓流淌,幻化成烛照千古的锦绣文章,滋润着文艺工作者干涸的心田。遥想当年毛泽东撰写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似春风化雨,哺育了冼星海、聂耳、丁玲、贺敬之等一代优秀的作家艺术家,产生了《白毛女》《义勇军进行曲》《黄河大合唱》《保卫延安》等一大批史诗般的艺术篇章。

  过延安大桥西北不远就是杨家岭。在杨家岭窑洞前,两棵古柳细长的柔枝在微风中描画着柔柔的曲线,几只小鸟在树枝间飞来飞去,一串清脆的啼叫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更妙的是柳树旁有一片空阔的场地,那张黑白照片里坐着听讲的人,黑压压一片,笔记本摊开在屈起的膝盖上,不停地记录……为了民族的解放、人民的幸福,这些热血青年从祖国的四面八方,从五湖四海汇聚在延安,又从延安走向了全中国,走向了新中国的每一块土地,成为新世界的脊梁!他们才是这里最美的风景。

  杨家岭可算作延安的一块“风水宝地”,据说,许多许多年前,这地方荒僻得只住有五户人家,人称五家坡。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有一位杨姓的大臣,死后葬在这里了,五家坡就改称杨家陵。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年,中国共产党中央移驻这里之后,杨家陵才有了今天这个光辉的名字:杨家岭。

  不知是对大自然的崇敬,还是对历史遗迹的钟爱?杨家岭窑洞的灯光早已点燃了我内心的希望,我伫立在窑洞前,思绪的触须在不断地延伸。在这里,窑洞里的陈设,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朴素到不能再朴素。一桌、一椅、一床、一柜、一炕。这就是当年中共高层领导狭窄的窑洞里最标准的配置。感慨伟人们的清贫、俭朴和艰苦,欣慰的是,中国革命在此星火燎原。杨家岭是个幽静之处,两山夹峙,一水中流,山崖错落,流水弯曲。错落处,有一排排的窑洞叠列其上;弯曲时,便使沟道有致而开阔,开阔而有致。1938年11月至1943年5月,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杨家岭继续指挥抗日战争敌后战场并领导了解放战争,领导了大生产运动和整风运动,在中央大礼堂隆重召开了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和延安文艺座谈会。

  手捧这里的每一粒圣土,触摸这里的一砖一瓦,却是那样的激情满怀;徘徊园中,思忖良久,凭吊遗迹,睹物思人,心中便有一股暖流涌过。延安,成熟了光芒四射的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的光辉化成了转战陕北的人间奇迹。

  延安,一个让人无法拒绝其魅力的地方;延安窑洞,已成为一种无限挖掘的精神宝藏。延安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棵树木,每一滴河水,每一处遗址,特别是纯朴、诚挚、聪明的延安人民以及欣欣向荣的延安新貌,无时无刻不在撞击着我的心扉。

  我在这块热土上寻找着精神的食粮和生命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