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与书同行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10-11 08:43:27 编辑:张立慧

○俞雪峰

  从小与书有缘。

  在农村上小学时,放假总被一个同学拉着进县城,每次都要经过新华书店,有钱也好,无钱也罢,我总要进去看看。书店里的小人书摆放得整整齐齐,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真想把这些小人书逐一看完,逐一买下。从那时起,我产生了强烈的读书藏书的愿望。发誓将来也开一个大书店,让热爱读书的人们博览群书。

  书离我又近又远。

  我开始想办法攒钱买书了。那时家穷,只有靠自己。只要有时间,我便到处拾捡废品,烂铁废铜无所不捡。攒多了,星期六进城去卖,星期天卖废品的人多,要排队。有时临近中午,东西没有卖掉,也舍不得花5分钱买个烧饼充饥,东西卖掉了,却把沾满污迹和汗渍的钱紧紧攥在手心,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书店,终于买到了盼望已久的《地道战》《小兵张嘎》《刘胡兰》《平原作战》《鸡毛信》等小人书。回到家,顾不上吃饭,迫不及待地在封面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逐一编号,翻看时先把手洗得干干净净,细心看完,精心保管,自做一只小木箱,安然摆放好每一本书,然后锁上。同学向我借书,除非来我家看。

  日月如梭,随着年龄渐长,我对书的痴恋有增无减,钟爱有加。上初三时,课程十分紧张,白天上课,晚上回到家就埋头看《茶花女》《简爱》《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名著,遇到好章节好段落好句子,抄在本子上。坚持抄了一学期,砖头厚的《红楼梦》抄完了,现在回过头来看时,再拿出我的手抄本,感觉已不是我现在能做到的。每一次阅读都有新感觉,是啊,人生短暂,在短暂一生中,能与书结伴而行,真是一件幸事。

  高一读《高山下的花环》,读得潸然泪下,彻夜难眠;上大学看《平凡的世界》看得心潮起伏,激动万分。读书,我不吝时间全心全意地读,每一次的投入都会有更深层次的感情……

  上大学时,我尽量降低饭菜标准,挤出几元钱来买书,除了看书,便埋头写作,赚来的稿费大大方方地送进书店。记得一个星期日,我不打算回家,准备去老城逛书店。一进门,就见到自己要买的《资治通鉴》,一问,只剩一部,虽有污渍,但我喜欢,顾不了许多。一掏钱,又见《史记》摆在那儿,真叫我左右为难了,都买吧,回程车票和饭钱就没有了,不买吧,又担心过这村没这店,以后追悔莫及。就这样将书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引起营业员的高度“警惕”,使我颇为尴尬。终于鼓起“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勇气,买了书,从老城一直走到新市区,足足走了2个小时。

  参加工作以后,手头虽然拮据,便也能挤出一点钱买书。不管白天黑夜,我总躲进屋里,在幽静之中,我的思绪冲出狭窄的房间,穿过有限的时空,和古今中外名人齐步天下。

  时过境迁,我竟真的实现了小时候的愿望,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书店。我兴奋无比,感慨无限。虽然书多,时间却少了,用来读书时间太有限了。劳心劳力一天,回到书店后,我又马上疲劳顿消,精神百倍。看到人们进出书店,我很满足很幸福。只要能够让更多热爱读书的人们读到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那么我生活得再清苦再寂寞,也能够忍受。现在的我,睡前总喜欢看上十几页书,就像每天喜欢晨练的人跑几公里一样。好书伴我成长,好书是梦想的篇章。

  有了精神家园,有了追求的目标,此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