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火棍引燃的回忆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6-07 07:50:52 编辑:张立慧

牛丽萍

  那年月,厨房的标配是灶台、风箱、柴火。

  每顿饭都是浩大的工程——去几里外的泉眼挑水、去大门外麦场的草垛上劈柴、去菜园里割韭菜摘白菜拔萝卜、偶尔还得去邻居家借食盐、火柴……一切准备就绪后,就要开始正式做饭了。大人擀面,小孩添柴烧水,最少得两个人配合才能缩短做饭时间。

  我一手将筐里的柴草塞进灶台张着的火口,一手拉着风匣,随着风门那扇小窗闭合的“啪嗒”声,灶台里的火苗跳着舞用火舌舔着锅底,打个回折再从灶火口吐出。火棍选材宽泛、要求不高,只要是有一定硬度的棍形树枝即可,长度能探入灶口挑起未烧化的柴草为佳。

  趁烧火的间隙,我用火棍烧黑的一端在厨房地上写字,一只剪刀虫从柴草中爬出,惊慌失措地逃遁,误入灶口,被我用火棍挑入火中。露出灶火口的柴草一端,管形的麦杆、莜麦杆中冒出一股股白烟,我抽出一根麦杆学着父亲抽“大前门”的样子,将它夹在中指和食指之间,把冒烟的那头噙入口中深吸,一股辛辣、刺激的烟味冲向咽喉,紧跟着几声干咳。

  我玩得忘了时间,灶堂里的火因未续柴而熄灭。我急忙抓起火棍挑动火星、拉动风箱,鼓起腮帮子对着灶火口吹。突然,火团在灶膛内轰然喷出,我额前的刘海、眉毛被烧得打着焦黄的卷儿。如果锅里烧的只是水,熄火无防;如果锅里蒸的是馒头、又恰巧在馒头刚入锅的几分钟之内,因这种玩忽职守的烧火让火熄灭,导致馒头蒸不好,那根立在灶火门前的烧火棍就会被母亲顺手提起,打在我的身上。像烧火棍这类被母亲随机转变功能的物件还有很多,如鸡毛掸子、笤帚、鞋底、裤带、擀面杖、推耙子等等。每每当这类物件飞起落下之零点几秒的空档内,我惊得一片空白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字:“跑”,然后用百米冲刺的速度逃避一场皮肉之痛。

  当年,让一个孩童一动不动坐在灶火前烧火是件很煎熬的事,此时却成为我深深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