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婆婆带我去跳舞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3-08 07:02:21 编辑:张立慧

殷桂珍

  婆婆出出进进,几次推门进来,都欲言又止。

  外面锣鼓喧天,社火一拨一拨的,村里人来来往往,春节就图个热闹。我却抱一本书久坐在炕上,一动不动。我的老公一回老家就找发小,陪长辈。婆婆担心冷落了我,令我不开心。婆婆又一次走进我们住的偏房时,双手按在炕上,上身前倾,靠近我,小心翼翼地问:“好多人都在村支部活动室跳舞,热闹得很!我带你去?”我一想也好,一冷,人反而就恋着热炕,懒得下炕,懒得运动,看书久了,是很需要活动一下。

  我很快穿戴整齐,跟在了婆婆身后。

  婆婆将双手互揣在袖子里,走在我前面带路。家家门口悬挂着大红灯笼映射出一片红光,执着、热烈、温暖,为乡村增添了喜庆、祥和的韵味,小路上是太阳能路灯映射出的一片细密的白色的光芒。一些男女穿着各色衣服,三三两两的向着贴有红对联、挂有大红灯笼的村支部活动室走去。村支部活动室窗外摇曳的灯光闪闪烁烁,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从里面传出来,旁边有些小孩蹲在地上放鞭炮。

  舞厅是村支部活动室,面积有近200平米,装饰得并不豪华,却雅致,头顶上有旋转的彩色霓虹灯,均匀地洒在白色的墙壁上,如梦如幻,进门就能看到“欢度春节”几个大红色的字体。细看人群,才发现村子里原来有这么多衣着光鲜的靓男、美女,有的是放寒假回来的大学生,有的是在城里工作着的,也有的是在外打工的,还有些是在村里留守的妇女。

  一曲慢摇响起时,有的双双起舞,热情万分,默契十足地与舞伴迈着优雅的步子;有的一个人狂扭,也有的比较拘谨,只轻轻地晃动脖颈,甩甩胳膊,当成健身操一样的运动。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出菊花般的笑容。他们因为乐曲的节奏变得时而沉静,时而激昂!他们是那么幽雅,那么快乐!我的心情就这样跟着音乐,跳动,旋转,飞翔,沉醉……

  “嫂子,我请你跳个舞!”随着声音,一位风度翩翩的高大男子很优雅地伸出了右手,做出请的姿势,站在了我面前。我一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男子又说,嫂子,请!也许,我只是想看看,并没有想好要不要跳。我犹豫着,眼睛直看婆婆。这时有人喊,嫂子跳吧,长生舞跳得可好了!我像是下定了决心,立刻,笑着脱下了羽绒服,塞给了婆婆。

  说实话,我是喜欢跳舞的,我很喜欢那种旋转的感觉。当你沉醉于音乐与旋转中时,舞伴是谁并不重要。可是,男伴一定得比女伴高一点才好。以我一米八的身高,能碰到比我高的舞伴并不容易。长生不仅姿势优美,还会巧妙地向我传递力量。一曲中三,时而旋转、时而环绕,如行云流水,我觉得我们跳得真是太和谐了。和长生边跳边简单地聊了几句我才得知,长生是老公的一位远房堂弟,在深圳的一家电子产品公司打工,已经有五年没有回老家了。长生说,我和他哥结婚的时候他还过来帮忙呢。那时他就想,他以后也要好好混,像他哥那样娶个又高又漂亮的媳妇。我回忆了一下,想不起来他是哪家的,只能勉强地笑笑。尽管我时常和老公回老家,但还是有好多陌生的面孔。

  一曲终了,大家拍手叫好!

  长生并没走远,而是一直站在我身边。又一曲探戈舞曲悠扬地响起时,他伸出右出,做出请的姿势。我再跳。长生的舞带得真不错,他很会示意,几走,几退,何时下蹲。他试探着我的舞技,一点点地增加些难度,变化着花步。有难度,有挑战才有成就感,较前一曲,这支舞,我和长生跳得更加默契。舞池中只有我和长生在跳,好多人已经不跳了,纷纷站在舞池周围观看。女人啊!真是喜欢被人瞩目!我有些兴奋。就在一回头间,我一眼瞥见了婆婆,婆婆抱着我红色的羽绒服,吃力地拨开人群向我跳的方向往过挤,她的白发在这群青年男女中间分外刺眼。我这才发现婆婆与这舞厅里的气氛格格不入。

  曲终,婆婆也挤到我身边了。她说:你穿得少,冷的,咱回去吧!

  我意犹未尽,我恋恋不舍,我真的才觉得跳出了感觉,我……我的眼光不自觉地望向婆婆,那目光一定有企求的成分。那目光在说,那声音在肚子里回荡,让我再跳一曲吧,只跳一曲!可是婆婆并不看我。

  冷的,回吧!婆婆声音果断。我望着长生,说,谢谢你请我跳舞,我要回去了。再见!有人起哄婆婆,婶婶,您也来跳啊?我请您跳个舞。婆婆将抱着羽绒服的一只手腾出来,连连紧张地甩着,去,去,去,这些淘气鬼!生怕谁真的把她拉下舞池,抱着她跳舞。我默默地从婆婆手里接过羽绒服,穿上,又望了里面的设施和男男女女,就走了出来!

  我随婆婆一起往回走,看天空繁星点点,时而有焰火在天空中绽放成一朵朵美丽的花朵,让人眼花缭乱,这样的夜色,美得让人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