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说说你的高考故事】登陆高考诺曼底

来源:固原日报微信 上传时间:2017-06-16 11:12:52 编辑:张立慧

林文钦

参加1992年高考,像参加了登陆诺曼底的老兵的那种自豪感,那是人生战略的转折点。

备战高考时,我经历了多次省市质检考,实战能力也有所增强,但还是有点怯战。最大的反应就是登陆之前晕船,开考的当天居然呕吐。饭菜很丰盛,老爸老妈准备了力所能及的山珍海味,还有桂圆汤,我就是吃不下,就是吐。没办法,老妈熬了酸紫菜汤,总算把饭吃下去了。

接着步行出发去考场。我家在城郊的乡镇企业宿舍,考场在县六中的25考室,曲线距离约一公里。那一年的高考是最清凉的高考,夏雨过去,清风拂动,公路两边的榕树和樟树浓荫,绿光浮动,但愿是我美好的未来。我走着,口里念着:“金刚般若波罗蜜”,一位信佛的老师劝我念《金刚经》这几句,我不明白意思,念着这句话减压,眼前似乎浮现玉石般的光芒,眼角上空似散发菠萝蜜的馨香。

第一场当然是语文。审视战场,发现题目很容易。考场上的同学们一个个露着喜色,我倒是警觉起来,因为学长们告诉我:不怕题目难,就怕题目容易,因为后者意味着录取线走高。我小心地保持恰当的速度,按照模拟考的节奏做题,最后一关是看图作文,讲的是一个奇葩忤逆子:小时候老娘吃鱼头,长大了,他还是把鱼头给老娘吃。这个意思比较好理解,不会跑题。

我的作文水平在全校都比较出名,拜鲁迅先生的杂文所赐(特别是他的代表作《坚壁清野主义》),我的议论文水平在全校可谓佼佼者,但是,我很谨慎,不敢做过多发挥,怕过于奇葩入不了改卷老师的法眼,尽量把语言写得幽默辛辣。

640.webp.jpg

 

我唯一耍了小聪明地方就是:使用了倒叙法。考完第一场出来,大家都兴高采烈,绝大多数人满足于做题的爽快。我下午回到家,告诉父母,题目容易,父母很高兴,我却有点淡淡的忧伤,很恐惧自己没有优势。记得纪录片“硫磺岛登陆战”有这么个细节:一位士兵在日记里说,我们都认为打硫磺岛很容易,飞机舰炮一轰炸,就能毁掉日军火炮和碉堡,然后我们登陆,在岛屿上跑一圈。就说,这个岛就是我们的了。结果后面的伤亡出奇惨重。那年夏季1992届同学们的脸色,就像登陆硫磺岛之前的盟军。

登陆战最凶险的就是政治科。题目还是容易,我轻轻松松做完试卷,问问老师,还有一个小时,不由得神清气爽,将笔放下,开始放松。好似一个士兵登陆后,在沙滩上游哉散步。但是我还是坚持了一点,也是老师反复告诫的一点:不要提前交卷。然而,在这时,不少同学已经满脸得意地交卷了。

我轻松了大概四十分钟,想起来还是要检查一下,于是翻阅考卷,翻着翻着,忽然发现一个极其恐怖的状况:有两道三十分的题目,躲在一个角落里对着我狞笑。我这个粗心的战士,在登陆后到处游弋闲逛,却发现一处草丛里隐蔽着火力强大的暗堡,我差点中弹。

那年的政治高考卷布置有问题,有两道题被安置在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不多翻阅几次你根本看不到,而且是手写的主观题。我满手都是冷汗,问考官还有多久。考官说:“还有十五分钟。”我立即紧张地进入战斗状态,以冲锋搏命的姿态扫射,十五分钟内就把它干掉了。做完试卷那一刻,我意识到今天战况会很惨。因为像我没有发现隐藏试题的同学,肯定不少。看来,念“金刚般若波罗蜜”还有点能量。果然,出考场的时候,我眼见不少女同学哭红了眼,跌足捶胸:“我怎么就没看到那三十分的题目呢。”

当年我失分最多的是数学,考了85分,与我同样上线的同学中,基本都上了95分(那时满分120)。我反省自己,主要是因为懒,不愿意做复习题,认为数学只要掌握公式和定理就行,结果大量模拟卷被搁置在抽屉。总之,欠下的债以后是要偿还的。

题目容易不是件好事,果然啊,那一年的录取分数比以往都高,我的分数是443分,每科平均都超70分了,但是才上省专线。极其惭愧,我考取的是福建商专。但那个时候考上大专也不错了,感谢纳税人,那时的大学不收费,那时的大学毕业生有安排工作。父亲有些不满意,我也觉得没面子,而且和本科录取分数相差很近,但我决定不复读了。我不愿意再过一种将全部力量投入应试教育的生活,我想自由地看莎士比亚和屠格涅夫,而不用担心分数。我们班46人,考上的才16人,那一年全县的高考录取率,只有十分之一,而且我们县还是高考强县。

回想1992年登陆高考诺曼底,我觉得决定命运的未必在高考战场,在“独木桥”战役中被击倒,但不等于在其他战场不是胜者。而且我们那一班同学中,不少走上康庄道的是那些没有上榜的同学。

就当前高考而言,如今录取率四倍于我们那时,但我倒建议:不管录取率如何,你如果真想读好书的话,一定要保持制高点优势,不能满足于考取,而是要立志考取好学校、好专业,现在考取高职和二本的,在我们那时根本是上不了线的。说句功利的话,你在高考时保持优势,就能在毕业后一直保持。

人生苦短,总要在某个领域保持优势,总得打好一场有准备的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