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说说你的高考故事】命运因考试而改变

来源:固原日报微信 上传时间:2017-06-14 09:04:50 编辑:王丽

  1977年冬天,我从大队广播里听到一个消息:为响应国家改革招生制度,实行大中专考试的号召,河北省涿鹿县保岱人民公社决定面向社会公开招考教师……正在国立中学读书的我,听到广播后,决定报考,经过公开笔试、面试、上台试讲,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用为教师,到乡村学校教数学和物理。

  进入1978年春天,又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城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和应届毕业生,符合条件均可报考大中专院校……这则新闻,让我做出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报考师范,命运也因此而改变。

640.webp (3).jpg

1980同窗合影

  1978年我考学的时候,既要当教师,又要紧张复习,非常辛苦。那时的我,上一天的课,晚上十点才能下班,完全没有复习时间,只能挤时间复习。那时有个想法:我一定要考上。

  那年夏天,我在塞北桑干河右岸的舜都保岱学校参加考试,记得当年的作文题是《我的老师》,由于爱好文学,我先写了作文,这引起了女监考的注意,她每次转到我的座位前,都要看我答题。第一天考完,那位女老师说,“我看了你的答卷,你很可能会考上”,这句话让我充满了信心。

  一个月后成绩公布,语文83分,作文38分(满分40分),这在当地算高分作文。我以超出最低录取控制分数线55分的成绩,顺利进入初选,开始政审和体检,这时却又遇到了麻烦,校领导在我的政审鉴定表上填写了负面意见。公社文教助理看了鉴定后,非常生气地说,为何在考生鉴定上做手脚?既然考上了就让人家去念书。他把旧表作废,重新填写了鉴定,我政审才得以通过。

  秋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生产队广播大声喊我名字,我知道盼望已久的好消息终于来了。这一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考取了景色幽美的塞北师范,成为78级仅有的几名年龄小的学生之一。

640.webp (4).jpg

八十年代塞北师范大中专学校图

  考入了师范,这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上学报道那天,我在学校宽敞的大厅里驻足良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上初中时,本来学习成绩优异,由于上学搞推荐走后门,我差点名落孙山,靠姐姐的据理力争,我才以最后一名升学。现在还是我,凭自己优秀的科考成绩,公平的进入国立师范,变迁,蕴含着多少耐人寻味的哲理!

  学校充满活力充满书卷气息的氛围一下子便打动了我,我开始发奋努力。虽然那时的我们上课用的多是油印教材,一些工农兵学员老师水平也不高,但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又有了坐在课堂学习的机会。

640.webp (5).jpg

2012与铁凝姐在人民大会堂

  1980年师范毕业后,我分配到了太阳照耀的桑干河上,工作几年后,我又以张家口地区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师大,因写《失踪少女》出名,1987年被直接调入地方团委……1996年考入都市报,开始从事新闻工作,1998年又考到中国传媒大学深造,后在京都发展,筹办北京都市报等,出版畅销书数部,现到塞北挂职扶贫……

640.webp (6).jpg

2016秋天留影

  回首国家恢复高考这40年,我惊奇地发现,1977年冬天,我因公开考试当上民办教师,1978年通过大中专考试,进入师范,我的命运因升学而改变,从此峰回路转。我与考试有缘,几次命运因科考而改变。将学到的知识奉献社会,在这风清政和之年,可以大有作为。我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恢复高考40年又紧密相连。我承认机遇,也不否认自己的天资和努力,但是如果没有1977年恢复高考,实行科考选拔人才,我会像文革那代人一样,难逃被压抑的命运。命运之变,始于1977年,而又在这努力奋进的40年。(尤秀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