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新闻

遍洒雨露润心田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9-12 07:22:35 编辑:张立慧

  六十年弹指而过。

  固原社会保障从无到有、从城镇到农村、从职业人群到城乡居民,在改革发展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78年至2009年是全国社会保障事业快速发展时期。社会保障制度犹如一缕春风,温暖了固原山川。

  安居工程让困难群众住有所居

  伏天的太阳热辣,午饭后,人们在家歇息避暑。

  93岁的马全花靠在沙发上扇着扇子看电视剧《西游记》,不时被孙悟空、猪八戒二人斗嘴打闹的情节逗得咯咯笑。

  马全花是土生土长的彭阳县交岔乡关口村人,1958年,马全花的丈夫不幸去世,留下

  5个孩子,当年她27岁。“我们住在一进门就得上炕的小窑洞里,窑门是我从山上砍回来的蒿子捆成捆扎在一起做的,下雪天雪花直接被风吹到炕上。晚上,我脱下到处是破洞的棉袄盖在孩子身上。”说起那时的苦日子,马全花面带苦涩。

  1984年4月,党中央给宁夏增加100万元改善山区群众居住条件。因项目资金有限,未能惠及到马全花所在的村子。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吃住成了马全花最惆怅的事。

  2005年,农村危窑危房改造工程实施,我市把五保户、低保、贫困残疾人家庭、因灾受损危窑危房户或无房户等贫困户作为优先改造对象。马全花家的小窑洞也在改造范围,那些天她高兴地睡不着觉,四处奔走找人帮忙盖起了两间土坯房,一家人从四处透风的小窑洞搬进了新房,马全花喜极而泣。

  2015年,农村危窑危房改造项目再次惠及关口村,马全花家拆了旧房盖了两间新房。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她拿到了2.2万元的补助金。“房子是砖混的,门窗都是现在最流行的。现在吃穿用啥都不愁,纳福得很。”马全花的眼缝缝都透着欢喜。

  危窑危房改造项目实施10多年来,我市20.97万户群众住进了新房,开启了新生活。

  73岁的朱桂英是低保户,如今住在市区民生苑南区廉租房里。

  10年前老伴去世,儿子是聋哑人且行动不便。母子俩租住在市区10多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房租30元。由于要时刻照顾儿子,朱桂英靠捡破烂为生。

  2008年,市区实施廉租房建设工程,共建住房160套,凡是低保户家庭都可申请。朱桂英到居委会提交了申报表,经过入户调查、核实后,她分到了一套40多平方米的廉租房,成为城市廉租房项目建设的第一批受益者。“能住上楼房,感觉像天上掉了馅饼一样。”朱桂英脸上挂着舒心的笑容。

  截至2015年,市区共建困难群众保障性住房11248套,完成投资14亿元,市区10450户困难群众住进了楼房。

社保覆盖撑起民生“保护伞”

  “每月从最初几百元到如今1500元的收入是党和国家给的。”原州区河川乡寨洼村的王万德老人言语中充满了喜悦和感激。2005年,他缴纳3万元参加了养老保险,60岁开始领养老金,且每年养老金都涨。“以往只有国家干部才有退休工资,现在我这样的退休聘用工每月也有工资,冬天还发取暖费,能不开心吗?”王万德对此心怀感激。

  “我一个农民每月也领‘工资’,在旧社会是想都不敢想的事。”谈起参加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后的生活,西吉县硝河乡上阳洼村的苏占全非常高兴,他和老伴都是新农保政策的受益者。“从2011年起,我每月都能领到100多元的养老金,再加上每月100多元的低保金,足够我们老两口生活了。看病还有医疗保险,平时孩子还给零花钱,生活很满足了。”

  2010年10月,我市试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农村60岁以上的老人可按月领取养老金。2011年7月,我市全面实施统筹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将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与新农村养老保险合并,实行县级统筹。2014年8月,全区进一步完善了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统筹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统一更名为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个人缴费设置为100元至3000元6个档次。

  社会保障卡作为城乡居民“人人享有社会保障”的标志,是群众享有社会保障的重要载体。

  连续30多年调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连续14年对职工工伤保险待遇进行调整;2015年4月出台被征地农民参加养老保险实施方案,被征地农民根据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可自愿选择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或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全市各级财政对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补助标准从2007年的每人每年40元提高到330元,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0元……

  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这些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为固原群众撑起了幸福生活的“保护伞”。

最低保障托起“幸福底线”

  彭阳县交岔乡关口村炭洼组的马学花生活困窘。她患有多种慢性病,丈夫去世后独自抚养3个孩子,大儿子10岁时双下肢截瘫,家庭生活举步维艰。

  1999年,我市全面启动农村居民最低生活救助制度,救助以“三无”人员为主体的特困灾民6.2万人,马学花的大儿子因此受益。

  2007年10月1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办法》实施,标志着宁夏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步入法制化轨道。2015年,我市低保金再次调整。马学花家每月可领到近200元低保金,比以前多了100多元。再加上大儿子每月能领到180元重度残疾生活护理补贴,她每月可多买三四斤牛羊肉改善生活。

  党和政府始终牵系着生活困难群众。

  西吉县硝河乡上阳洼村的苏玉林身体恢复健康后清楚地记得:12年前,妻子因车祸身亡,孩子才一岁多。在外打工的他给家人打电话时才得知,赶回家已是一周后了。由于接受不了妻子去世再加上急火攻心,苏玉林的精神受了刺激,患了间接性精神病,被送往市精神病医院治疗,撇下了一家老小。

  生活的无奈和困境让苏玉林年迈的父亲不堪重负。

  2011年,硝河乡干部给苏玉林家送来了低保证。从那时起,苏玉林父子3人每月都能领到低保金。

  建立长效的社会救助机制,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2015年起城市低保由2011年的每人每月245元提高到380元;农村低保标准由2011年的每人每年1750元提高到2400元。今年,城乡低保标准分别提高到每人每月560元和每人每年3800元,全市已有3.43万人享受了城市低保,14.08万人享受了农村低保,做到了贫困人口一个也不少。

医疗救助确保“健康兜底”

   对于一个困难家庭,最怕的是家人得病,尤其是大病,一旦摊上了,可谓雪上加霜。

  隆德县沙塘镇许川村的崔世俊是个地道的农民,妻子陈芳云常年体弱多病,膝下两个儿子,生活虽然拮据却也其乐融融。

  2009年,崔世俊的大儿子被确诊为尿毒症,在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治疗,靠透析维持生命。看着儿子的病情一天天加重,陈芳云捐肾挽救儿子。

  2001年,我市全面建立了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制度,对患有重特大疾病的低收入困难家庭成员和五保、高龄等特殊困难家庭人员,给予每人每年3万元至5万元的限额救助。让人痛心的是,肾脏移植手术后3个月因出现排异反应等原因,大儿子撒手人寰,留给崔世俊夫妇的是巨额债务和无尽的思念。

  2004年,新农合制度在隆德县试点,崔世俊一家全部缴纳了医疗保险。

  2006年,新农合政策在全市实现全覆盖;2008年,我市被列为全国第二批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试点城市,实行市级统筹制度;2010年10月,我市建立了基金统收统支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市级统筹制度……一项项医保政策掷地有声。

  2013年4月,崔世俊的二儿子也感觉身体不适,在医院检查后确诊为尿毒症。回忆起以前的境况,崔世俊声音哽咽,“觉得天都塌了”。

  善良的人运气不会太差。2013年7月,自治区政府确定我市为城乡居民大病保险试点市,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试点工作。

  特事特办。崔世俊在缴纳2014年至2016年度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费时,沙塘镇民生服务中心及县医保中心为崔世俊的二儿子办理了三档缴费,2013年至2015年共为孩子报销医疗费39万元,报销大病保险16.67万元。

  “有了这样的惠民政策作后盾,给儿子看病有了底气。”提起儿子看病的经历,崔世俊眼眶湿润,在他最绝望时是大病救助政策帮他们一家渡过了难关。

  2015年8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现自治区级统筹;2017年,我市将农村居民大病保险报销比例在普惠性的基础上再提高5个百分点,并对患有20个特殊病种的农村居民,在此基础上报销比例再提高2个百分点,同时,将大病保险起付线由现行的8100元调整至3000元,起付线降低部分给予50%报销。

  为避免低保家庭因为交不起住院押金而不去医院看病的情况,从2012年开始,自治区大力推进城乡医疗救助、基本医疗保险(放心保)和定点医疗机构之间的“一站式”即时结算服务。现在低保群众病了,不用向医院交押金,出示医疗救助证就可以看病。

  据统计,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运行五年来,共报销大病患者3.6万人次17014万元,参保大病患者经基本医疗保险和大病保险报销后,住院医疗费用实际报销比例达64.5%,城乡困难群众就医负担明显减轻,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机率明显下降。

社会福利情洒困难人群

  走进原州区杨郎敬老院,好像走进了一座园林,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综合服务区、老人生活区、健身区、休闲娱乐区,医务室、棋牌室、健身房、图书室、康复训练室样样齐备。这里是“五保”老人温暖幸福的家园。

  66岁的李忠平在这里有自己的家,跟随他走进家门,屋内有卧室、厨房、洗手间,俨然一套单身公寓。吃饭在餐厅,卫生有专人打扫,衣服有人 洗,生病有人治,出门转转有人聊天,李忠平的脸上时常挂着舒心的笑容。

  敬老院有一块菜地,李忠平的地里蔬菜长势正旺,绿油油一片。李忠平种了一辈子的地,过不惯没地种的日子,听说敬老院有菜地,他才放心住进来。

  老有所养是社会保障系统的重要部分,近年来,不只是市区建成了敬老院,各县区乡镇敬老院、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建设也是风生水起。

  这些年,政府投资兴办24所养老机构,优先集中供养孤寡、失能、高龄等老年人。为破解农村养老难题,2013年率先在泾源县建立农村幸福院,也就是老饭桌,大家拍手叫好。2014年至今,在全市各县区新建农村老饭桌180个、建设城市社区日间照料中心18个,为农村、城市的独居、留守、五保老人提供就餐、日间照料、谈心交流、休闲娱乐等服务。

  微笑,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但有一些孩子从出生开始,他们的笑容就被疾病剥夺,被家人遗弃。甜甜(化名)就是不幸孩子中的一个。

  2008年,好心人发现路边襁褓中的甜甜后便送到市儿童福利院。经医院检查后得知甜甜只有几个月大且患有脑瘫,医治需要从长计议。工作人员将她带回福利院,从此,她有了很多家人,她的病也得到了有效医治,是福利院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特别乖,很爱笑,工作人员都叫她甜甜。

  2007年,我市社会福利院成立;2009年重建市儿童福利院,2011年8月底新院竣工,挂固原市社会福利院和固原市儿童福利院两块牌子。全院收养各类残疾、重症儿童35名。

  社会福利的阳光照进了甜甜的生活,她与新家的兄弟姐妹们感受着社会保障带来的恩泽。

  社会保障制度与社会成员的生、老、病、死、残等紧密相连。当有人含泪下岗又缺少保障时,当有人身患重病而无力就医时……一套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成为低收入人群生活的“安全网”。

  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孜孜以求的“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在固原一步步变为现实。一串串鲜活具体的数据,一件件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事,每一项社保政策就像雨露一样滋润着群众的心田。(记者 杨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