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民生

无法抹去的古城记忆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12-05 09:38:39 编辑:张军

  据史载,固原古城始建于汉代,后经历代不断修缮,至明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大兴土木建成了砖包城,成为古代北方屈指可数的“砖包城”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时被毁坏。为了让后辈人了解固原古城和民族民间文化,硬花活老工艺人唐永祥,作为固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硬花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他花费了整整14年的时间,用双手精雕细刻,最终还原了这一逝去的古城原貌。

  对于唐永祥来说,古城的记忆从未离去。

  小时候和同伴在古城墙上玩耍,古城的一砖一瓦见证着他的成长。古城被拆后,他哀伤,古城的风貌从此在他的记忆里存活。

  唐永祥总是不自觉地念叨:“固原古城要是完好保存下来该有多好,虽说没有西安古城那么宏伟,可它的‘回’字形建构在中国也是罕见的,不知道能吸引多少游客和拍电影的人。”

  11岁时,唐永祥给王克勤和金生辉两位手艺人当小工,二人当时承接一些盖房、做家具的工作,受两位师父启蒙,他掌握了基本工。

  1992年的一天,唐永祥和附近老人一起闲聊。有几位老人谈起了固原古城的旧貌,这让唐永祥的内心再起波澜,他惋惜不已。这一夜,他失眠了,利用硬花活技术造古城的想法在脑海徘徊,像一颗种子,迅速地生根发芽。

  硬花活工艺历史悠久,是在烧制的砖上用打磨工具打磨各种各样的造型和图案,工艺以浮、深、镂、阴阳雕等手法雕刻出不同造型的作品,是雕塑工艺的一个流派。

  构思,绘图,用砖雕再造一座“回”字城。

  唐永祥开始忙碌。

  白天,他干农活,修自行车、布鞋,为生计奔波。夜里,点起煤油灯,开始回忆,整理资料。为了掌握更详细的资料,唐永祥向身边的老人询问。一段时间后,知道唐永祥想造砖雕古城后,社会上一些人开始讽刺挖苦,人们觉得他的这种想法异想天开。闲言碎语多了,唐永祥也开始怀疑自己,最终他选择放弃。

  1994年,造古城的想法又一次向唐永祥袭来,而他的兴致也愈发浓厚。唐永祥决定重新搜集资料。一有空,他便拜访固原的高龄老人、知情人。打听到一点消息后,他随手拿起一张旧纸片记录下来。听说有人知道一点信息,只要在固原周边,唐永祥便上门亲自拜访请教。“有些人看我大老远跑来,会热情接待,告诉我一点信息,可有的人很谨慎,担心言语给自己招来灾祸,便不肯透露。”唐永祥说。

  为了弄清古城的具体数据,唐永祥一遍又一遍测量找遗址,他翻遍城里的旧书摊,尽可能地熟悉古城的历史。

  随着资料的不断完善,唐永祥开始绘制固原古城墙和古建筑平面图,边绘边刻。

  开凿固原古城硬花活大型作品前首先要选砖,选取的砖并非一般的红砖或青砖而是固原古城老城砖。此砖强度中性韧性好,色泽古朴易雕刻。磨平老城砖的四面后裁边,打磨成所需作品合适大小,分清迎火面和背火面,在背火面上画上第一层图案。

  第一步要打坯,也就是打凿造型。至此,硬花活工序才开始,这是非常吃力的一道工序,砖是很硬又很脆的。第一层是画面的主题基,打凿时不能离线,如果第一层离线,会影响到第二层、第三层。第一层打凿好后,原来平面构图局部已经刻画成了四维空间,第二层的平面线条此时已经被破坏。因此在打凿第二层时要重新画稿,对已形成的四维内部进行二度再创作,使第二层协调统一。固原古城硬花活作品最多时要打凿十几层次。第二步要修光,也就是细磨。在细磨之前,要把打凿造型时留下来的气孔及小纰漏修补好,必须让修补上的材料与砖基本一致才可开始细磨修光。修光的原则是根据造型将作品进行细化。第三步再度创作工序。打凿造型时细微之处是打不到的,如花纹径络,四维空间平面无法表达的地方。硬花活古城大小作品330件,每件作品需要大约20多道工序才能完成。

  “我一直是白天干活,晚上研究刻画。”唐永祥说。长久以来,家人对唐永祥的这项工作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然而,一个小插曲让他的家人再也无法坐视不管。一天夜里,唐永祥像往常一样开工,一不留神,两个手指划伤了。家人将他送往医院治疗,因治疗及时,手指关节才得以保全。医生特意嘱咐他要休息最少三个月。为了免除后患,妻儿们相继反对他再开工。儿子想将他未完成的作品和工具倒进垃圾堆,彻底断了父亲刻造古城的念头。“那是你父亲的心血,你们这样一扔,会将你父亲的心伤透的,一切得听从你父亲的意愿。”唐永祥的妻子赶紧出来劝阻。

  这以后,唐永祥便开始偷偷刻造。时间久了,家人见唐永祥还在坚持,便不再劝阻。2009年2月,唐永祥终于雕刻完成了一座微缩版的“固原古城”。望着这件耗时14年的“心血”,这件承载着自己多年梦的作品,唐永祥如释重负。

  为了不让尘土落上,他平时都在模型上盖上大塑料布。一旦有人来参观,他就小心翼翼地揭开塑料布,摆好古城里的钟鼓楼、三清宫等模型,并给城墙围上一圈彩灯。参观者听他介绍完古城的今昔,会指着城外一些山形疑惑不解,毕竟现实的城外一路平坦。原来,从十几公里外的秦长城,到几百公里的须弥山石窟、六盘山,都被他象征性地拉在了古城周围,“它们是固原的几大名胜,我觉得不该略去,于是就采用了不计较实际比例的写意手法。”

  复原了古城后,唐永祥又根据禹王塔刻造了“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纪念塔”,上面记载了从1919年至2010年的历史大事记。根据市区城隍庙附近的历史,刻造了“贪狗吞日图”。

  走进唐永祥家里的两间展览室,除了自己的作品外,还有不少慕名参观来的游客送来的书法、绘画、瓷器作品,荣誉奖牌和多年搜集整理的资料手稿。他的手稿里,有报纸、纸片、烟盒、旧书等。随意拿起一本旧史书,唐永祥都可以详细地讲述其背后的来历与故事。指着一幅未完成的“三边总制照璧图”,唐永祥说:“这是近两年刻的,主要根据民间传说绘制。”

  今年74岁的唐永祥在硬花活工艺上已经走了很多年。“以前带过一个徒弟,后来徒弟进修离开了。这活干起来苦,经济效益实现慢,真担心以后会慢慢失传。”唐永祥坦言。(记者余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