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说说你的高考故事】征文选登(8)

来源:固原日报微信 上传时间:2017-06-13 08:32:41 编辑:王丽

  那一年高考,那一年奋战,那一年期待,那一年欣喜,如今依旧历历在目......

无论结果如何,只需努力就好

摆娟娟

  我参加高考并不是为了实现多大的目标——考上某个名校,我只有一个目的——读完高三,拿上高中毕业证。虽然知道在现在社会拿上高中毕业证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但这确实是我最初的追求。我只是想多在学校待几年,以此来躲避早早嫁人。

  我是固原市泾源县人,我所在的村庄里,像我一样的孩子太多了,但是像我一样坚持读高中,躲避早早结婚的人却很少。女孩子一旦学习不好,考不上就会辍学,有的初中还没读完就结婚了。男孩子则去工地上打工,然后结婚。我无法想象他们幼小的肩膀能否扛住婚姻家庭的重担,我不想自己的命运和他们一样,起码得在自己有了独立意识之后再结婚,在自己可以保护自己的时候再结婚,在有能力面对婚姻的时候结婚,所以我选择了参加高考。

640 (4).jpg

我所在的高中每年能考上大学的学生屈指可数,如果加上艺术生的话,情况会好一点。我对待学习认真踏实,从来没有奢望过考上大学。高一时我的成绩平平,高二的时候,我的人生就像开了挂,每次月考都是全年级第二,让这我很高兴,看着手里的喜报,我开始萌生一种念头,“只要继续努力下去,说不定可以呢。”高三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一名补习生,他学习上进,积极努力,他说谁也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要做的就是努力,努力过后再去面对结果。

在学习探讨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竟有点喜欢他,我开始尝试去了解他,得知他喜欢听五月天的歌,我也听五月天的歌,只是为了可以和他除了学习以外有别的话题可以聊。上晚自习的时候,我们会一边做题一边耳朵里塞着耳机听五月天的歌。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他的好朋友口中得知,他之所以喜欢听五月天的歌,是因为他喜欢的女生喜欢听五月天的歌,我感到很不快,我开始慢慢对他冷谈起来。他应该从我对他的态度意识到了我对他的感情,但是他有自己喜欢的女生,那个女生已经在大学的象牙塔里等他了。我感到自己无比的可笑与卑微,连喜欢一个人都喜欢得这么卑微,我甚至有点瞧不起自己。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听五月天的歌,再也不关注任何关于五月天的话题,我向老师提出调换座位的请求,他还是坐第一排,我坐倒数第三排。

原来一切都是浮云,努力过后的结果会给我最真实的感动——我考上了大学。

“无论结果如何,你只需努力就好。”这是我想告诉走向高考战场的同学的话。不要事事功利,要少一些目的性,多付出总归是好的,也祝福每个参加高考的孩子可以实现自己心中的愿望。

未开出的“贫困证明”

王世虎

  2003年夏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城一所重点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全家人都很高兴,父亲邀请了一大帮亲戚朋友来家里作客。饭桌上,长辈们纷纷夸我有出息,考上大学光宗耀祖,并羡慕父母有福气,生了我这么个争气的好儿子。父亲和母亲的嘴笑得都未合拢过。

  觥筹交错中,我却显得闷闷不乐,一想到大学那昂贵的学费,我就担心不已。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家人所有的开支全靠那二亩三分地,就算他们再拼命,也只是杯水车薪,况且,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妹妹。

  谈笑间,一个城里的本家叔叔给父亲支了个招。他说,现在国家出台了很多惠民政策,可以去民政局开张“贫困证明”,能减免学费呢。亲戚朋友们都表示赞同,我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我们村本来就是省级贫困村,依照家里的情况,全完符合条件。

  母亲一听可以减免学费,高兴道:“这敢情好啊,咱下午就去办!”父亲却只是淡淡一笑,没答应,也没反对。

  吃完饭,母亲便催促父亲去找村主任,因为申请“贫困证明”,先要由村委会开一张家庭收入证明。

  直到晚上,父亲才红着脸回来。母亲生气地问:“咋这么晚才回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父亲把手中的信笺一扬:“主任得知孩子考上了大学,说这是好事,非要留我喝两杯。”

  “瞧你那熊样!”母亲嗔怒道。但我们都很高兴,有了村里的证明,明天就可以直接去民政局申请“贫困证明”了。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便意气风发地踏上了去民政局的路。一上午,我和母亲就坐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翘首盼望着。快晌午时,父亲终于回来了,母亲忙迎上去问:“办好了吗?”

  父亲摇摇头,无奈地说:“办事的人今天不在。”

  听完父亲的话,我一脸失落。母亲笑:“没事儿,咱明天再去。”

  但第三天,父亲回来时依旧两手空空,说民政局的人去市里开会了。“他们的事咋这么多啊!”我不免牢骚满腹。母亲忙宽慰我:“别急。咱求人办事,可不就得耐着性子!”

  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父亲一连去民政局了好多次,都没有开成“贫困证明”。不是办事员外出了,就是在开会,或者说村里开的证明不规范。但父亲按照他们的要求重新去村委会开了证明后,还是因为各种原因迟迟办理不下来。

  眼看着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我有些急了,难不成民政局的人故意为难父亲?我忽然想起在镇中学当老师的小姨来,她见多识广,说不定可以帮上什么忙。

  听了我的来意,小姨惊讶地说:“‘贫困证明’早开好了啊,还是我陪你爸一起去的民政局呢?”我愣住了,这怎么可能呢,父亲亲口说没办好啊?

  在小姨家吃过晚饭,我执意要回家。小姨见留不住我,叮嘱我路上小心。回到家,躺在床上,想起小姨的话,我怎么也睡不着。证明早就开好了,可父亲为何要骗我呢?我决定翌日早上起床后认真问父亲。

  半夜,我去上厕所。经过父母房间时忽然听见里面有谈话声。这么晚了他们怎么还没睡?我好奇地走上前,把耳朵贴了上去。

  母亲:“哎,问你个事,你得说实话?”

  父亲:“啥?”

  母亲:“我今天遇见村主任,他说‘贫困证明’早就开好了,你为啥要骗我们娘俩?”

  父亲:“我本来就没想过要申请那玩意儿,都是你在那里瞎咋呼!”

  母亲:“为什么?凭这可以减免学费呢?”

  父亲:“你脑子生锈了啊,那能减多少?咱还年轻,钱可以挣,大不了苦点累点。你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喜欢攀比,我不想孩子因为自己的‘卑微身份’而有心理负担,在学校里被人看不起,让人笑话……”

  听着父亲的话,我的鼻头一酸。原来,父亲隐瞒这一切,只是想让我在学校里生活得更有尊严!

640 (6).jpg

  去大学报道那天,父亲塞给我六千块钱,笑着说:“儿子,到学校后好好学习,钱的事你别操心。”又羞愧道:“‘贫困证明’的事,爸没办好,你别放心上啊!”

  火车启动的刹那,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扭过头,父亲还站在原地向我挥手,我的心里忽然暖暖的,是啊,虽然没有“贫困证明”,但父亲却以自己的勤劳、善良、质朴和实际行动让我明白:其实,我并不贫困,我的手里,正握着一笔巨大的人生财富,这就是父母那无私的爱和鼓励啊!这笔财富,取之不尽,源源不断,并将永远伴随我前行。